驻扎军部在皖南青阳木镇
2019-12-07 09:14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父亲走过的家国之路,波澜壮阔,大起大落。母亲始终以同样的从容,和父亲肩并肩,拉着儿女的手,相濡以沫。为国家尽忠,为民族尽孝,这是郭家传承无声的家风,也是共同坚守着的家国情怀。

新中国成立后,郭勋祺担任四川省交通厅厅长。“军长,军长!”郭开慧回忆,在她小时候,不时有人来家里找父亲,这些人大多是父亲的老部下,因为家庭困难来找父亲接济的,“父亲几乎是来者不拒。”

“母亲是一名大学生,以前还做过教师,其思想觉悟绝对不低于抗战的军人。”除了父亲的骁勇善战,母亲罗显功的勇敢坚毅同样让郭开惠深感敬重。那时,武汉沦陷后,皖南成为重要的抗日战场之一。罗显功便毅然将三个孩子留在了四川,来到皖南。1938年秋,母亲组织成立皖南“太泾妇女抗敌协会”,活跃在50军防区,发动军眷和当地妇女纳鞋底,做军棉鞋,救助伤病员。

“印象中,父亲高大魁梧,但总是显得有些沉郁。”谈及父亲对家庭的影响,郭开惠感慨颇多。她告诉记者,幼年时期,父亲很少提及当年抗战的往事,“家风无言,父亲鲜少说教子女做人做事的道理和方式,但是用自己一生的所作所为,写成了后辈最好的教科书。

父亲对老部下的仁爱之举深深感染了郭开惠,自退休后,她也开始广泛参加各类纪念抗战活动,“我希望能够找到父亲抗战时,曾经跟随他的老部下。”2006年,她找到居住在成都的老兵黄士伟,他是当年郭将军23集团军的工兵营代营长。当年他在浙江蓝溪的一次战斗中,埋地雷炸死了日军的久井直次中将。经过多方打听,她先后还找到了老兵廖俊毅、叶爽秋等,“这些老兵大多已过耄耋之年,最老的已经百岁,很多人记忆模糊,但提及我的父亲,他们仍然会眼眶湿润,感激当年父亲对他们的爱护之情。”

“父亲在战场作战勇猛,战功突出。”郭开惠告诉记者,郭勋祺1938年春伤愈出院时,升任五十军军长,驻扎军部在皖南青阳木镇。时政治部第三厅厅长郭沫若赋诗赠其“山河破碎不须忧,收复二京赖我俦,此去江南风景好,相逢应得在扬州”。

1932年,驻守湖北沙市的郭勋祺新婚燕尔,写下欲雪国耻的诗句:“鸡已经鸣了,起来哟,不要永恒地睡着!帝国主义打倒后——才能实现你们的快愉,安乐!”抗战爆发后,郭勋祺任144师师长,率军出川东征抗战。“战场上,父亲的行囊中有一个红边白布的鸳鸯枕套,上面就有母亲用绣花针黑丝线将父亲的爱国诗句绣在一方白布上。”郭开惠告诉记者,这个枕套被父亲称之为“警枕”,一直带在身边,寄托了英勇杀敌、爱国守家的期盼,“这‘警枕’一直被母亲罗显功塞在一堆破布烂袜中,历经无数劫难被保存了下来,现珍存于重庆三峡博物馆中。”

对于这些老兵,郭开惠觉得他们也是自己的亲人,自己有责任也有义务去关心帮助他们,每逢过年,她便会和先生一同带着礼物和老兵吃顿团年饭,“当年和父亲一起浴血沙场,共同守卫民族的安危,希望能够用我微小的力量去宽慰他们,用实际行动表达我们从来未曾忘却那段历史。”郭开惠说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tianshunxiang.com.cn香巷六给彩四肖八马开,六盒宝典开奖直播现场,香六哈彩开奖结果2017版权所有